一名年過不惑的戰士,陪伴一條功勛彪炳的海警巡邏艇近20年。
那兵 那艇 那片海

光榮在于平淡,艱巨在于漫長。一名年過不惑的戰士,花了近20年時間陪伴一條功勛彪炳的海警巡邏艇。他和他的艇,他們守衛的這片海,有太多不為人知曉的故事。

王國平站在海警船上向戰友們敬禮。 姜宗平 攝

“我是機電兵,我的戰位就在機艙里!”

王國平,入伍26年的“兵叔叔”,一級警士長的警銜本應搭配滄桑的臉龐,而他,依舊面色紅潤,舉手投足間掩飾不住澎湃的心潮。

“老班”,在廣東海警的駐汕頭部隊,從上校到列兵都這么叫他。王國平在同一個單位服役了整整26年,在海警44044艇的狹小機艙一干就是19年,硬生生從小王熬成了老王。

圖為陪伴王國平19年的床位。姜宗平 攝

“這是我的床位,我在這里睡了19年。”王國平指著緊挨著艙壁,寬度不足80公分的狹小潮濕的鋪位說道。

“19年了,同住艙的戰友換了一撥又一波,只有我還在這里。”王國平說這話時帶有些許失落,一句“鐵打硬盤流水的兵”說起來簡單,也許只有身處其中,才知曉個中滋味。

副機電長高鵬鵬是一名年輕的中尉,他從地方大學入伍,既是“老班”的領導,也是“老班”的徒弟。“看他有嚴重的風濕和椎間盤突出,我想跟他對換鋪位,我住的雙人艙室通風好,會干燥些。”高鵬鵬年齡恰好是王國平的兵齡。

“我習慣了,要我跟你換,沒門。”

誰能輕易剝奪一名老兵鐘意的鋪位,誰能讓他離開鐘情半生的崗位。

“19年時間,你肯定在這睡得時間比在家多吧!”

“那肯定的!”

海警44044艇于2000年下水服役,曾獲得榮譽稱號“緝毒先鋒艇”,榮譽墻上掛得滿滿當當。一艘排水量僅僅幾百噸的高速執法艇,航跡卻遍布了黃海至曾母暗沙。這是一艘赫赫有名的功勛戰艦!一年365天,有近兩百天時間在海上航行,從未缺席大任務的王國平在這狹小的鋪位睡了多少個顛簸的夜。

王國平在機艙里修理艦艇機器。姜宗平 攝

44044艇的機艙,到處都是密布的管路,集控室的角落里卷著一床涼席。

王國平指著集控室凹凸不平的地面,“出海時我常在這打地鋪,守著機器放心點。”

打地鋪!一張涼席,枕著救生衣!這里常常50℃的高溫,120分貝以上的噪音。普通人呆上十分鐘就已經渾身難受了。執行任務的時候,44044艇常常高速航行,風浪大時前后傾角甚至可以達到40°,船上的老鼠都紛紛跳海,新兵蛋子早就吐得七葷八素,王國平為了監測主副機運轉情況,索性直接睡在機艙,每隔十五分鐘起來查看主副機運轉狀況。

“值班的時候就這樣鋪開,這個救生衣就能當枕頭”。“老班”王國平說自己在這打地鋪時居然十分開心。

甩開膀子干!這是44044艇機電班日常工作的真實的寫照,主要是因為有王國平這樣的班長。

王國平堅守在海警44044艇機艙里。姜宗平 攝

高溫難耐,空間狹小。一個音響,幾條漢子穿著褲衩,跟隨音樂的節奏,除銹、打磨、刷油。45分鐘休息一次,油污混合著汗水順著臉龐向下淌。“平時我們就這樣搞保養,雖然累,可是也爽。”機電長陳志威說。

水泥森林里多少年輕人在健身房揮汗如雨。同齡的這群青年就在海風吹不進的機艙里滿身油污、歡聲笑語。

暈船不會死,只會要半條命。

44044艇噸位小,但人員精干、裝備性能好,遠航任務沒少參加。稍稍遇上風浪,暈船就是家常便飯。

“太滑了,船艇在海浪中上下顛簸,鞋子穿不住。”王國平說自己常常打著赤腳為大家做飯。船上灶臺與普通灶臺不同,在與腰平齊的位置上,有一條橫起的扶手,他左手扶著欄桿,右手將各種作料倒入鍋中,伴隨著船艇的搖晃上翻下炒,不到五分鐘,一盤苦瓜炒蛋做好了。

在王國平眼里,海警44044艇是他的第二個家。姜宗平 攝

“我沒什么太多愛好,就喜歡搞搞體能,還有就是在艇上做飯。”王國平的年齡比很多戰友的父親還大,只要有時間,搟面條、包餃子、炒熱菜,成了他回饋戰友們尊敬的直白方式。

上午的訓練結束,王國平和幾名戰士在后甲板逗貓。

“我們擔心船上有老鼠,會咬壞線路,有只貓挺好的。”王國平拿著“逗貓棒”跟小花貓嬉戲。這只貓沒名字,不知是哪位戰友撿回來的。

“原先我們也不敢養,常常用籠子掛在船邊,晚上關進機艙里,放進洗衣機,都干過。有一次領導檢查,沒來及藏它,也就那一次,它叼著一只老鼠大搖大擺地朝領導走過去。”王國平講起趣聞時聲音特別大,多年在噪音下工作,聽力明顯偏弱。

海上任務常常乏味漫長,船艇生活總是艱苦單調,一只“編外”的貓,帶給了王國平和戰友一絲愜意和閑適。

飯桌上一個大白瓷碗已經“傷痕累累”。負責分菜的戰士說,這是“老班”的碗。19年時間里,王國平一直在用這個碗吃飯。每次檢修、保養,王國平都要悄悄帶走這只碗,每次大風浪執行任務,王國平在機艙值守時還常常念叨:“千萬不要摔破我的碗。”

警銜和軍裝換了一套又一套,年輕的戰友換了一批又一批。艇上戰士的儲物柜放不了幾樣私人物品,這只碗算是王國平戰風斗浪19年的同伴。

王國平和妻子遙望海警艦艇。姜宗平 攝

一次,王國平的妻子靳衛君問起,你知道我們的訂婚紀念日嗎?王國平脫口而出“2月26日,怎么會不記得?那年3月3號我去船廠接44044艇嘛!”

王國平的家里,有一臺縫紉機。他的妻子靳衛君說,“我在網上看中的,因為太貴,就放在了購物車里一直沒舍得買。”可王國平卻在情人節的時候悄悄買下來送給她當禮物。自從有了這臺縫紉機,王國平每次回家都會拿幾件戰友的衣服回來,張口就是“交給你一個任務”。

王國平和家人歡聚一堂。姜宗平 攝

王國平的迷彩服袖口里,縫著小小的“王”字,這是靳衛君親手縫上去的。王國平在家里的時候,就是一個沒有“求生欲”的“鋼鐵直男”。他的妻子靳衛君常說,“44044艇的機器說明書都是英文的,你弄得明明白白的,可家里的東西壞了,你總是修不好。你說你記性不好,家里交待你的事,你一忙就忘了,可44044艇哪有故障,哪個配件該什么時候更換,你記得清清楚楚。”

軍人的家屬的日子常常就是等待,就像靳衛君的散文《最長情的陪伴》里說的,“我把日子分成你在和不在,你把記憶刻錄成44044艇在碼頭還是出海。如果有下輩子,我不做你的妻子了。真的有來生,我愿意成為你的艇,讓你想著我,讓我陪著你。”

《中國軍人》|中國網軍事頻道出品

出品人:王曉輝

總監制:楊新華

監   制:魯   楠

編   導:謝露瑩

攝   像:顧俊鋒 陳佳超

文   字:姜宗平 張學涵

編   譯:戚易斌

后   期:吳   亮

(版權作品,未經允許謝絕轉載)


圖集
神马电影-神马影院-YY4480午夜神马电影